易寒

关于我

最愛教授 ; 初戀小王 ; 初萌cp為史藏 ; 牆頭俏哥,千雪,蒼狼並列 ; 男神缺舟與邪皇~

   

  破曉時分,像是末日盡頭併射出一絲曙光,這場歡愛才終告結束。

  

  蓮蓬頭嘩啦的灑下水聲,俏如來站在默蒼離的身後,修長的指尖隨著水流一一撫過那仍情熱不已的粉色肌膚,他細心的為他清理,清爽的沐浴乳味道,融在掌心化作泡沫擦拭著過於情色的腥羶氣味。

  

  彷彿真累了,默蒼離安靜的沒有半點聲息,俏如來也不出聲,只是輕輕的將人擁在自己身前,他拉過默蒼離的一手,有些淘氣的將滿是泡沫的掌心一隻一隻的抹在他手上,又穿過指縫,十指緊扣一起。

  

  水流嘩地一下,很快就打散了那沾滿泡沫的一雙手,他們還是依然十指緊扣一起,直至默蒼離轉過身,抬手為俏如來梳理著前額濕黏不堪的凌亂髮綹。

  

  蓮蓬頭下正落著一場急行雨,不算小的雨勢傾盆打在他們臉上,卻也無人移開視線,彷彿有什麼被揪著、扯著,懷著破土而出的衝動,幾乎攔不住的驅使著俏如來緩緩低下頭,朝默蒼離的雙唇輕啄了一口,他不敢用力,是那樣小心翼翼,溫柔的舔舐著。


  也許是這樣像極小動物的撒嬌依戀,逗笑了那一貫冷淡的人,默蒼離的眼底浮起淺淺笑意,梳理的力道緩緩下滑,轉而輕勾住俏如來的頸背。


  霎時鼓舞了那一貫在他面前安分的人,蠢蠢欲動的渴望催促著吻得力道逐漸加重,按耐不住的渴求又再次蔓延。


  水聲仍在,掩著細碎呻吟又一回傾洩。


  窗外的陽光越來越烈,等他們離開浴室雙雙滾上床,已是日正當中。兩人又在被窩裡溫存了好一陣子,俏如來這才從被窩中抬起撲紅的雙頰,甚是饜足的笑得甜蜜。


  他側身,笑望著也才剛從被窩中鑽出的默蒼離,看著他前額散著凌亂的瀏海,兩頰撲得紅潤,一張臉仍是不改冷淡,可笑意卻始終留在眼底。


  僅僅只是盯著他,那樣安安靜靜的不說話,俏如來便又覺得自己無法忍了,毫無自覺的伸出手,一個觸碰輕劃過唇,卻出乎預料的被輕輕咬了一下,這難得的調皮,落入俏如來眼底,卻成了天大的撩撥。


  如觸電般的心悸,加速著心跳,蔓延起無法解渴的需求,為什麼、為什麼…像上了癮、像中了蠱,俏如來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,行動已搶先思考,回神就見自己已壓在默蒼離身上。


  俏如來近乎失笑的搖著頭,著魔的就是看不膩眼前這張臉,即便離得這麼近,卻總還是渴望著更近,就算那雙眼是這般冷冷淡淡,卻也總能撩起他心頭的火,讓他屢屢欲罷不能。


  僅只是這樣看著,俏如來心裡就是一陣甜蜜,忍不住又湊近了吻了一下,一下又一下,叼著啄著好一會,意識到再這麼廝磨下去,怕是會餓壞了眼前的人,這才戀戀不捨的抬起頭,笑著說去準備午餐。


  他不敢再留戀,強行加快自己的動作,下床隨意挑了件純白緊身背心,穿上件運動短褲便走向房門,他的身影落在了窗外灑進的陽光中,即便只是這般隨意穿搭,卻也難掩完美的身材比例。


  默蒼離一手拉起被單微側身盯著他,不經意展露的腰線,猶如絲綢觸感般滑順迷人,以及那似有若無的放電,頓時誘惑的俏如來瞳孔一縮,幾乎忍不住又想折回床邊。


  他趕緊搖了搖頭,摀著雙眼,將自己半拖半拉的推出房門,那副帶點滑稽的苦惱模樣,不由再度逗笑了默蒼離,讓他唇角一勾,眼底滿是笑意。


  等他起床換好衣服來到餐桌時,俏如來已準備好豐盛的早午餐,可口滑嫩的歐姆蛋、香酥焦脆的起司軟法、甘甜爽口的和風沙拉、德式香腸、煙燻鮭魚…等,再煮上一壺熱騰騰的咖啡,及現搾的新鮮果汁。 


  俏如來貼心的為他拉開座椅,倒上一杯熱咖啡,熱騰騰的咖啡香氣總能趕跑惱人的倦意,他知道這時的默蒼離會需要的,像是熟悉著他大大小小的習慣,討厭什麼,什麼時候做什麼,無時無刻無不貼心的照料著。


  無須過多的言語交談,僅只一個眼神,俏如來便能明白。他是如此的喜歡他,喜歡連再微小的細節也不肯放過。


  總想為他做到最好,只為他一抹微笑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這是他們的事後煙(不...XD


 
  雖說俏如來是個處子,但為了有朝一日,夢想成真的一天,他仍是孜孜不倦,做足了所有準備,舉凡如何該創造美好的第一次,應具備的技巧、營造的情境、輔助的用品…等,無不為了默教授而認真的做好功課。
  
  所以當這一天真的來臨時,俏如來可說是已做好了萬全準備,絕不容許自己打退堂鼓,即使鼻頭發癢,鼻血已蠢蠢欲動,隨時隨地都可能因為眼前默教授這猶如赤裸羔羊的誘惑,來個血濺三尺、貧血暈眩,俏如來還是會繼續堅持在這條路上永不回頭。
  
  教授…懷著虔誠的一顆心,就像是感謝上天賜予豐富的美食,俏如來如禱告般在心中默默呼喊著默教授,滿懷感念準備迎接他和默教授人生中的第一次時—
  
  人生的意外總不免來攪局,又所謂不是不報,只是時候未到。相似的高八度警鈴噪音,就在這時候,煞風景的響起了。
  
  俏如來連默教授的嘴都還沒親到,人生的初吻都還沒獻出去,就被緊接而來因應警鈴響起而啟動的灑水系統,給澆了一頭冷水。
  
  彷彿經過數值竄改的灑水系統,幾乎是算準方位直往俏如來頭上淋下,又急又猛,就像是狠狠往俏如來頭上密集噴灑,俏如來被這波攻勢襲擊的幾乎快睜不開眼。
  
  又像是算準默教授被他壓在身下,估計他根本不敢躲開怕殃及默教授,竟逐漸加大水量攻擊,就在俏如來就快被這宛如水槍般發射的灑水系統給打趴時,默教授、默教授,一直不動如山,活像躺屍的默教授終於有了動作。
  
  只見默教授轉了眼珠,對著天花板某處眨了一下,手指頭又勾了一下,那本來還像水槍掃射的灑水系統瞬間就像是負載到強大的電流,猛然跳電的停了下來。
  
  終於沒了迎頭襲來的強柱水流,俏如來下意識鬆了口氣的同時,本來撐抵在默教授兩旁的雙手也跟著一鬆,接下來就發生了幾乎不知該說是刻意還是無心的意外。
  
  這堪稱是重力加速度的一吻,就這麼無巧不巧準確的落在了默教授的唇上,這堪稱快狠準的初吻,俏如來卻是來不及加足馬力,細細品味仔細品嚐。

  就在兩人唾液交換的一瞬間,變故又生。難以壓抑的生理變化,伴隨著濃烈的檀香,迅速從俏如來身上蔓延開來。

  就像Omega會有發情期,Alpha自然也有發情期,只是Alpha的發情期通常是處在被極度誘發的情況下產生,且機率極低,可說是幾乎不存在。

  一般正常有性生活的Alpha,幾乎沒有所謂的發情期。然而,對從未有過性生活的處子Alpha而言,發情期卻是極有可能發生。

  俏如來渾然不覺自己發情了,一股陌生的幾乎瘋狂的衝動洶湧的淹沒他的理智,讓他全身發燙、口乾舌燥,下意識目光鎖定了默教授的喉頸,本能的就想咬下時,忽然後頸一疼,針刺的藥效擴散極快,俏如來頓時全身麻痺動彈不得。
  
  只見身後的上官鴻信臉黑的丟開手上的針筒,就這麼毫不客氣十足用力全當洩憤的,硬是把處在發情期神智不清的俏如來從診療床上給推了下去。
  
  不久前還沈浸在默教授對他拋媚眼(其實是被水弄到眼睛)、勾小指(剛好小姆指抽筋)的喜悅,沒想到這麼快就迎來人生失敗的第一步。
  
  沒能奪得默教授的初吻的第一步,要是再晚一步恐怕連標記都…,上官鴻信簡直不敢再想下去,那種痛心疾首撕心裂肺的感覺,讓他怎麼也無法再裝B的說出『我喜歡失敗的第一步』。
  
  他二話不說迅速抱起默教授離開,留下一室的檀香瀰漫。


cp:競千(競日孤鳴x千雪孤鳴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23. 狹小空間

  閃身躲進窄小的儲物間時,千雪孤鳴壓根也沒想過會有人在其中,等耳後隱約感覺有熱氣吹拂,頭皮還不及發麻時,熟悉的呼喊已自耳邊響起,「小千雪,你也在躲人嗎?」


14. 襠部摩擦

  千雪孤鳴簡直欲哭無淚,活像自個兒跳入火坑陷阱,唯一的退路被競日孤鳴牢牢堵死,天生狂野的性格,耐不住想掙脫,卻在一番激烈掙扎後,尷尬的發現某個不該起火的部位被摩擦起了反應。


28. 塗抹體液

  狹小空間內行動有限,卻也足夠讓人上下其手,千雪孤鳴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,被掌握的要害很難不棄械投降,一個粗重的喘息後,一陣濕熱便落進競日孤鳴的掌心裡,千雪孤鳴尚未平撫,轉眼又被競日孤鳴作勢物盡其用,往身後塗抹的舉動,給激得忍不住嚷了起來。


15. 吮吸手指

  「王叔—」千雪孤鳴氣急敗壞的想阻止,他伸手一抓,卻沒想到下一秒見到的卻是競日孤鳴將手指探入口中緩緩吸吮起來,一瞬間這視覺衝擊太大,幾乎是被秒殺的短暫動彈不得兩三秒後,再回神就只能是被動的隨著對方上下。

    

  雖說早就能預料不拒絕蒼狼的後果,但在被蒼狼以重金買通自己老闆,強制放自己一個月的長假,連帶買一送一似的,護照也一併辦好後,競日孤鳴還是不得不感到一陣頭疼。

  

  想起不久前,笑得一臉春光明媚,就等著他最後一天上班結束,乖乖坐在包廂內,開了十幾瓶紅酒做他業績,卻一口也不沾的喝著蘇打氣泡水的蒼狼,競日孤鳴再次覺得自己太陽穴有些抽疼。

  

  要不是早知道蒼狼這重情重義的個性,想對一個人好,就掏心挖肺的程度,他大概會打從心底把蒼狼歸類為敗家子型吧。

  

  這明顯就是要帶他出場,包他整月的走向,即使蒼狼完全沒有意識,但看在外人眼中就是這麼回事。

  

  看看那往蒼狼那又送去一瓶高檔紅酒的領班,從包廂出來時,給他一記又釣到大魚的佩服眼神,競日孤鳴頓時心中一陣五味雜陳。

  

  但即便對現狀感到無奈,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,競日孤鳴營業用的笑容還是毫不懈怠無懈可擊的掛在臉上,就這樣一直忙碌到最後要關店的前十分鐘,競日孤鳴才終於有空轉到蒼狼的包廂來。

  

  只是沒想到這一入蒼狼的包廂,競日孤鳴臉上的笑容差點掛不住,這琳瑯滿目數十瓶的高檔紅酒,以及推車上那壯觀的香檳塔是怎麼回事。


  還來不及消化蒼狼這一晚的消費金額時,領班這時又雪上加霜的送來一瓶高檔紅酒,競日孤鳴當場臉色一變,一個反手關門,就把領班給擋在門外。

  

  蒼狼等了一整晚,卻沒想到對方一進來,臉色卻是顯得不太好看,想不通是自己哪裡做錯,蒼狼只得小心翼翼的探問,「…小樓?」

  

  「這些…」指了指桌上擺得滿滿的紅酒,競日孤鳴突然彎起一笑,「都是點給小樓的?」

  

  那笑容很是美艷、很是動人,可蒼狼卻不知為何額頭默默滴下了冷汗,「是…」


  他答得很心虛,心虛之餘又莫名的有點慌,隱約察覺到自己似乎惹的對方不快,蒼狼微微垂著眼,一時竟有些手足無措。

  

  蒼狼這副做錯等挨罵的模樣,競日孤鳴默默看在眼裡,頓時有些想嘆氣,倘若他不是這般熟知蒼狼的為人,知道他這一連串的砸錢舉動,也許只是基於朋友道義,又或者出於隱晦的補償心理作祟。


  若換作其他見錢眼開的男公關,蒼狼這般出手闊綽,估計這時早就求包養了吧,又或是用上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來層層剝皮,海削蒼狼一頓。


  畢竟是從小帶大的孩子,競日孤鳴實在無法不教育一下,他刻意滿意的點了點頭,「客人您真大方。」


  但口氣卻讓蒼狼敏感的察覺話中有話,這明顯客套疏離的語氣…蒼狼不禁一陣心慌,還不及開口補救,就聽競日孤鳴話鋒一轉,微微一笑,「那小樓也不能辜負您的心意。」

  

  頓時,蒼狼眼皮一跳,「小樓?」

  

  就看競日孤鳴走近沙發坐下,傾身桌前俐落的開瓶倒酒後,便緩緩對著蒼狼舉杯,彎起一笑,「小樓先乾為敬,絕不會糟蹋客人您任何一滴心意。」


  競日孤鳴喝乾第一杯時,蒼狼還在懵懵懂懂,等他繼續喝著第二杯、第三杯…蒼狼終於反應過來。


  要是到現在還不理解對方的用意,那他就真的是太蠢了。說是心慌意亂也不為過,蒼狼幾乎是著急的阻止競日孤鳴繼續倒酒,「別喝了!」


  「難得客人您為小樓點了那麼多酒,不喝豈不是糟蹋了客人您的心意…」話雖這麼說,但喝了一整晚,饒是競日孤鳴酒量再好,此時此刻也禁不起幾杯烈酒的摧殘,持酒的一手不禁微微抖著。


  可抖歸抖,倒酒的動作卻也僅是一頓又繼續下去,盛滿的酒杯,仍是一滴也不剩的落入競日孤鳴喉中化作空杯。


  他仍是那樣笑著,招牌營業笑容依然無懈可擊的讓人怦然心動,但此時此刻看在蒼狼眼底,卻滿是後悔與心疼。


  他錯了,如果真是朋友,又何嘗會希望對方在自己身上花大錢,彷彿就像買場廉價的情誼,秤斤論兩的買賣交陪,凸顯對方的不堪,才說著要真心實意,一轉頭,卻又捧著大把的鈔票來砸人,蒼狼頓時覺得自己錯得離譜。


  更何況這樣的行徑,無疑暴露自己像頭肥羊,任人予取予求,蒼狼再細想,換做是有心人,或許順水推舟,要求更多,然而眼前的人卻是…


  競日孤鳴舉杯喝酒的動作依舊流暢的優雅從容,人倚在沙發上交疊著雙腿,神態慵懶,即便有些醉了,雙眼卻仍是清亮。


  一瞬間,那樣的神態舉止,竟讓蒼狼不由再度想到從前。那時,自己犯錯,祖王叔從不當面指責,卻會拐彎設法的讓自己明白自己錯在哪了。


  思念如洪水,轉眼頃刻,即氾濫成災。


隨寫,先來3組,12題...

cp依序為任劍、元缺、空網...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 任劍(任飄渺x劍無極)

5. 兜頭淋下的啤酒 

        是從什麼時候就有了這層關係,劍無極已經想不起來,依稀只記得那一晚他喝得爛醉,被任飄渺兜頭淋下了啤酒開始。


25. 巷子裡迅速的手活

  說起來實在糟糕,劍無極心想或許是喝得爛醉,思緒糊成一團,衝動凌駕於懼意上,他竟然在那時狠狠咬住那停在他視線眼前,任飄渺的那隻手,結果想當然下場自然是在下一秒被拖進了暗巷,被那隻手惡意的報復。 


4. 揉捏變型的臀部

  當然這樣的報復,不可能僅止於停留在某處,劍無極當時一度懷疑自己的臀部會被揉捏到瘀青變型。


10. 順腿流下

  劍無極覺得自己像極了被過度激烈搖晃的氣體飲料,當瓶口鬆開的剎那,那噴發後泛著白沫流淌的濃稠液體,順著大腿蜿蜒滑下時,他恍惚見到了任飄渺勾起一抹愉悅的笑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元缺(元邪皇x缺舟)

19. 抓痕密布的寬闊後背

  缺舟事後回想起來,那一天的早晨,元邪皇的後背,貌似留下他不少情動的痕跡證明。


20. 大腿上的瘀青

  缺舟又悠悠喝了口茶,瞄了眼掩在衣衫下的大腿,但元邪皇留給自己的瘀青痕跡似乎也不遑多讓。


22. 坐在椅子上、跪在地上

  一開始缺舟是坐在椅子上的,不曾想過喝茶也會喝出事來,他看著已碎散四片的椅子,身後的撞擊壓著他第一次發現地板額外的冰涼。


13. 啃咬喉嚨

  或許是出於遠古獵食的本能,元邪皇總愛在緊緊纏抱住缺舟後,又輕輕的啃咬起他的喉嚨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空網(戮世摩羅x網中人) 

1. 只穿領帶

  戮世摩羅一直覺得只穿條領帶,像帶條項圈的傻子,直到網中人拎起他身上的領帶,跨上他的腰,他突然覺得做一回傻子也可以。


24. 渡進嘴裡的一口菸

  要說網中人的那雙唇,實在誘惑力十足,尤其是當他張口,往自己嘴裡緩緩渡進一口菸時,戮世摩羅總有上癮的感覺。


2. 拉開拉鍊的牛仔褲

       每回要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網中人幾秒,戮世摩羅穿著的牛仔褲就會變得緊繃不已,非得湊過去逼得網中人替他拉開拉鍊稍作抒解。 


11. 叼在嘴裡的保險套   

        對戮世摩羅而言,所謂最極致、最性感的挑逗,莫過於網中人嘴裡叼著保險套,無聲的眼神放浪催促。

[小段子] 地冥x天跡


  『天跡越無力,我就越歡喜。』一如他曾對人覺所言。


  此時此刻,看著天跡躺在自己的床上無力呻吟,地冥嘴角 上揚,由衷的感到一陣歡喜。


----------------

台詞太腐了,腐到我腦裡只有這個畫面...XDD


[小段子] 地冥x天跡


  「我就是喜歡看你氣急的模樣,百看不厭啊。」就像是欺 負喜歡的人的惡劣發言。


  地冥看著眼前天跡因怒氣染紅的雙頰,如同天邊紅霞,那 般景色迷人,使他心醉的怎樣也看不倦。


--------------

暌違已久的小段子,就獻給霹靂這對天地不容了..XD


    

  套句默教授曾說過的話,『誠懇的人一旦不誠懇,那更加危險。』而俏如來一向是個相當誠懇的人,所以當他不誠懇起來時,也就相當危險。

  

  是的,危險…俏如來現在就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中。

  

  在默教授被安排至診療間,等候檢查的同時,俏如來才剛從救護車上被搬抬下來,十萬火急的送進一處急診室的診療間。

  

  如果說一切都是天意、一切都是命運,終究已注定~


  時機就是這麼的恰恰好,就在這個moment,就在默教授正看著床上要換穿的檢查服,動手解開自己身上的第一個鈕釦時—

  

  一個穿著白色醫師袍,識別證上寫著實習醫生四字,戴著口罩又戴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的年輕醫師走了進來。

  

  默教授只看了一眼,便認出這是跟在杏花身邊實習的小醫生修儒,對方雖然戴著口罩,但默教授的眼力非同小可,即便如此,仍能看出對方臉色脹紅,幾乎是結結巴巴的解釋因杏花臨時被院長找去,所以待會由他先負責檢查身體云云。

  

  因檢查過程包含觸診,屆時為避免病人尷尬,會將室內燈光調暗,默教授默默聽著沒有什麼異議。

  

  之前默教授的例行檢查也曾包含過觸診,不過那時以他和杏花的交情,兩人通常是在大眼瞪小眼,燈光明亮的幾乎扎眼,以及對方滿腹的牢騷叮嚀囑咐中度過。

  

  什麼尷尬、什麼燈光昏暗,默教授檢查以來從沒經歷過,但他倒是可以理解眼前小醫生的尷尬、羞赧,默教授雖然看似不苟言笑,可心卻是最柔軟的。

  

  他默默點了頭,將放在診療床上的衣服移開,依修儒的指示先躺上床,等著修儒將室內光線調暗在過來進行觸診。

  

  過了一會,室內的燈光暗了下來,連同診療床環繞的簾幕也被拉了起來,默教授躺在床上,又過了一會,小醫生就過來了。

  

  一樣戴著口罩、戴著粗框眼鏡,一身的醫師袍,只是那一頭雪白短髮,卻在這時變了個模樣,長髮被巧妙的遮掩在衣領下。


  看著默教授就這麼安安靜靜的躺在自己的眼前,俏如來的內心簡直激動的忍不住要痛哭失聲,天知道他從來沒膽想像的畫面,竟會有這麼一天,就這樣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。


  俏如來努力呼吸緩和一張憋得通紅的臉色,死命壓抑著不讓自己緊張和興奮露出端倪,默教授的第一次(?),和自己的第一次,他們的第一次(?)…


  所以不能急,絕對要慢慢來,循序漸進的品嚐這過程中的美好與歡愉(?)…


  於是,在這燈光美(?)、氣氛佳(?),可說是昏暗的四下無人,犯罪呃、良辰美景的大好時機,俏如來終於緩緩伸出他平生第一次的鹹豬、喔不,第一次助人為樂的雙手…


  這時的默教授正目不斜視的看著正上方,可即便僅用餘光,默教授也能看出小醫生的那雙手實在抖得太厲害,要知道默教授雖然看似不苟言笑,可心卻是最柔軟的。


  他索性幫了小醫生一把,自動自發的解開了第二個鈕釦、第三個鈕釦…等解完一排的鈕釦,默教授也幾乎上半身的衣服敞開了一大半。


  他又瞄了一眼床邊活像看呆的小醫生,那雙手像是徹底石化的僵在半空中,這遲遲下不了手的模樣,讓默教授暗暗思考自己是否得將眼睛閉上,以增加幾分親和力。


  只是默教授還在這頭思考著,那一頭的俏如來卻險些鼻血暴衝的濺出來,要知道默教授這脫衣秀(?)殺傷力實在太大,俏如來從來沒有這麼被進補過,這火一下生得太猛,那怕是任何再身經百戰的Alpha,都可能遭受不住,更何況是處子等級的Alpha俏如來。


  就算俏如來的理智想慢慢來,但慾望卻容不得他慢下來,拼命隱藏壓抑的Alpha信息素,瞬間如脫韁野馬的瘋狂朝默教授湧去,在默教授還來不及意外小醫生是個Alpha時,俏如來已蓄勢待發的爬上床,將默教授整個人籠罩在自己身下。


© 易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