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寒

最愛教授 ; 初戀小王 ; 初萌cp為史藏 ; 牆頭俏哥,千雪,蒼狼並列 ; 男神缺舟與邪皇~

[小段子‧皇酥/宗虯]

cp單箭頭:北冥皇淵→八紘穌浥→夢虯孫

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,恨不得將他想要的都端上他眼前,供他 細細品嚐。

那怕他想要的是整個海境。

「穌浥…」

每回都是咬在舌尖,繾綣萬分的呼喚。

如果要作夢,寡人的夢中只願有你。

***

「就算他想要我的命,我也不在乎。」

夢虯孫始終是他屬意的唯一。

「我會等他…」

這是八紘穌浥一心一意,獨一無二,唯一的等待。

***

「聽清楚…」既然有人一定要犧牲,那就讓自己來選擇,「有他 就沒我!」

--------------

這是個前夫極欲找前妻復合,無奈前妻變心一心只想拱小王(堂弟 表示:....)上位,然而堂弟不過荷爾蒙...

[俏默] 色計-18-

   

  

  原先他只是想驗收一下剛才的教學成效,但他還未啟動強吻練習part2,俏如來便已經硬著頭皮撲過來。

  

  不同於第一次意外,這次可是穩紮穩打、結結實實、毫無懸念的強吻,默蒼離從一開始的睜大眼,再到剛才教學瞇起眼,再晉升到眼角犯淚,不過幾秒間的事,只是這次真不是演技。

  

  以往總是面無表情,淡定到不行的默蒼離,這回卻像是被嚇得猛了,難得微紅了臉,一個掙扎反被扣緊手腕強壓上頭頂,百分百標準強上姿勢的起手式,讓默蒼離紅完臉後又微黑了些。

  

  對於演技要求嚴苛的默蒼離,還在思考著第一次收徒就有如此慧根的舉一反三,自己是否該欣慰時,又很難不分心想著這肢體動...

[ABO‧俏默/雁默]三人行不行(7)

  

  默教授一直是個不信天的鐵齒人種,多年來各種倒楣、負運連連都沒能改變他對天的觀感,即便自己身體出了狀況,默教授也從不覺得這是個難以解決的棘手問題。

  

  只是他認為不是什麼難以解決的棘手問題,現在卻有越加嚴重的趨勢,短時間內前後接觸到不同性質的強烈Alpha信息素,致使默教授原本就已經失衡的Beta信息素,越趨薄弱。

  

  尤其剛才又經歷俏如來發情影響,即使默教授理智再怎麼淡定,身體卻已不堪負荷的開始出現一個正常Omega發情期時會出現的氣味。

  

  雖然只是若有似無的一股恬淡冷香,卻也足夠讓任何Alpha陷入瘋狂。上官鴻信幾乎是火力全開,設下重重的信息素屏障...

[小段子‧溫競]


  
  「不想救千雪嗎?」
  
  如果這句問話,不是出現在這間房內,更不是出現在自己轉身欲走的這一刻,競日孤鳴或許還能單純的當成這是一句疑問。
  
  但在溫皇靠近他身後,兩人之間的距離曖昧的足以讓氣息吹拂上耳根後,這句問話就成了威脅以及一個交易。
  
  一個武功全廢,如今只是個在普通不過的平凡人,能交易的事情有限,能激起對方有興趣的事情更是罕有,但偏偏競日孤鳴身上卻恰好有溫皇感興趣的事情。
  
  無須明說,光憑溫皇近身的舉動,競日孤鳴便能明白溫皇要的是什麼,搭在門把上的手一直沒推開的跡象,卻也無放下的決心,他已在溫皇面前卸下偽裝,再來的要求便是過份了。
  
  「溫皇要得不過是重溫舊夢,然而這救...

※本篇cp:戮世摩羅x煞魔子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失控-02-

  

  

  

  他曾經想過,如果他能真正失去自我意識,也許什麼都不記得,對他來說,說不定也是一種無知的幸福。但可惜事與願違,人生存在著記憶,就是一種左右選擇的弔詭存在。

  

  他選擇刺下了那一刀,讓他的人生從此走向背道而馳的路程。

  

  

  

  「帝尊。」一聲的呼喊,自他身後傳來,宛如一個提醒。讓他再次記起自己現在的身份。

  

  戮世摩羅正站在鏡前,鏡面映出他身後的人影,讓他就算不回頭,也能看見來得人是誰。他嘴角微微勾起一笑,像是看見了趣味...

※舊文搬運,就是個坑,其實也可以當單篇來看..- -a

※當初只是想寫小空浪蕩史,寫了2篇就...胎死腹中了...b

※這大概是我唯一一篇寫小空受的文吧...- -a

※本篇cp:熾閻天x戮世摩羅(微:戮世摩羅x史豔文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失控-01-

  

  

  

  『父親,你是真心想殺我。』

  

  說出這種傷感的話時,他還正抱著他喊作父親的那個人,黑色的長馬尾如同那個人的標記,甩在他的臉上,那一瞬間,他真想狠狠抓它一把,但可惜的是他的雙手放不開,放不開摟著那個人,更放不開刺進那個人,那...

[俏默]縱慾-續-

   

  破曉時分,像是末日盡頭併射出一絲曙光,這場歡愛才終告結束。

  

  蓮蓬頭嘩啦的灑下水聲,俏如來站在默蒼離的身後,修長的指尖隨著水流一一撫過那仍情熱不已的粉色肌膚,他細心的為他清理,清爽的沐浴乳味道,融在掌心化作泡沫擦拭著過於情色的腥羶氣味。

  

  彷彿真累了,默蒼離安靜的沒有半點聲息,俏如來也不出聲,只是輕輕的將人擁在自己身前,他拉過默蒼離的一手,有些淘氣的將滿是泡沫的掌心一隻一隻的抹在他手上,又穿過指縫,十指緊扣一起。

  

  水流嘩地一下,很快就打散了那沾滿泡沫的一雙手,他們還是依然十指緊扣一起,直至默蒼離轉過身,抬手為俏如來梳理著前額濕黏不堪的凌亂髮綹...

[ABO‧俏默/雁默] 三人行不行(6)

 
  雖說俏如來是個處子,但為了有朝一日,夢想成真的一天,他仍是孜孜不倦,做足了所有準備,舉凡如何該創造美好的第一次,應具備的技巧、營造的情境、輔助的用品…等,無不為了默教授而認真的做好功課。
  
  所以當這一天真的來臨時,俏如來可說是已做好了萬全準備,絕不容許自己打退堂鼓,即使鼻頭發癢,鼻血已蠢蠢欲動,隨時隨地都可能因為眼前默教授這猶如赤裸羔羊的誘惑,來個血濺三尺、貧血暈眩,俏如來還是會繼續堅持在這條路上永不回頭。
  
  教授…懷著虔誠的一顆心,就像是感謝上天賜予豐富的美食,俏如來如禱告般在心中默默呼喊著默教授,滿懷感念準備迎接他和默教授人生中的第一次時—
  
  人生的意外總不免來攪局,又所...

上一页 1/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