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寒

[俏默] 色計-19-

*來個久違的更新...

  

  

  

  「戀愛ing,happy ing,心情就像是坐上一台噴射機~戀愛ing,改變ing,改變了黃昏、黎明,有你,都心跳到不行~」電視機正在播著五月天的『戀愛ing』MV,俏如來正襟危坐的待在客廳的沙發上,不時偷瞄著身旁的默蒼離,心情似乎就和歌詞一樣,都心跳到不行。

  

  俏如來下意識按著胸口,回想著剛剛在房間裡跳電後,他握著默蒼離的手,兩人就這麼牽著小手,躺在床上,很純情、很害羞,很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……呃、那般深情的意境,因為電遲遲不來,兩人就摸黑的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過了好長一段時間,直到大眼漸漸痠了、小眼慢慢瞇了,最後的最後就這麼...

[ABO/任劍]走私愛情-4

  

  關於Omega的標記,有太多版本說法,持久不懈的不外乎高唱三天三夜,銷魂升天的就送天堂地獄來回遊,霸道總裁的就走專屬寵愛,不許人佔有,林林總總各有表述,總結就是因人而異,只是不管過程如何,共通的特性便是只要在發情期標記,百分百就會受孕。

  

  像劍無極這種非正規,半路出家成Omega的大概是近期才出現的特例,也不知道是否符合共通的特性,劍無極想想就發怵,越想就越坐不住,當了二十幾年的Beta,他還真沒想過有一天他得頂著大肚子,替誰生孩子。

  

  不行,他得抗爭,就算要生,起碼也得爭個代理孕職的酬勞,只是劍無極還沒想好怎麼爭,他那要據理力爭的對象,卻在這時裸著胸膛,下...

[ABO/任劍] 走私愛情-3

    

  說起劍無極前任無良的慣老闆,姓任名飄渺,業界有名的還珠集團總裁,旗下專職各類保全,事業做很大,想當然應徵招聘也多,光正職就標榜待遇好、福利佳,每天擠破頭也要應徵的,不誇張,沒有上千也有上百,只是那對劍無極來說卻是完全沒門的事。

  

  劍無極其實會號稱天才打工仔,最根本的原因便在於他沒有像樣的學歷,拿不出什麼傲人文憑,從小開始便從童工奮鬥起,努力掙錢養活自己,學歷與經歷擺在劍無極面前,他是毫不猶豫選擇後者,在他孤苦無依,一人吃全家飽的想法中,與其賺錢繳學費,還不如拿來繳房租,至少有個遮風避雨的小套房,夠他窩上幾個月。

  

  因此舉凡有學歷要求的工作,劍無極大概都只...

[ABO/任劍] 走私愛情-2

    

  

  再醒過來時,劍無極還是覺得昏沉沉,但耳邊卻開始吵雜,像圍了不少人,到處都是人聲,他吃力的睜開眼皮,想看清楚周遭,卻只看到眼前一片模糊,他掙扎的想動一動,卻聽見鐵鍊拖地的聲響。

  

  天才打工仔的悟性,讓劍無極一下就明白自己遇到什麼糟糕的處境,他肯定是被人拴起來,不用看也知道現在自己脖子百分百被套了個鐵圈,四肢鐵定被帶上手銬腳鍊,這些東西冷冰冰的看著很嚇人,劍無極卻是不怕。

  

  因為他知道那大多是情趣用品純觀賞用,內圈都裹著層厚布不咬手,以前他在這裡打工時,那些道具他還曾經手過,只是他不怕這些道具,卻不代表他喜歡被人這樣拴著、銬著,雖然他看著就像有M屬性...

[ABO/任劍] 走私愛情-1

寫在前言: 

  一個Beta(劍無極)被強制轉變為Omega走私到人肉市場拍賣,然後被前任雇主Alpha(任飄渺)買回去奴役剝削,卻日久生情的小故事。


----------------

走私愛情-1

  

  

  

  劍無極醒過來時,發現自己是在一間廢棄的工廠裡頭,旁邊還有不少和他一樣年輕的Beta,看來都和他一樣昏昏沉沉,似乎都是被人下藥迷昏的綁來。

  

 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綁架,要說錢他沒有,只是個窮困的月光打工仔,要說身材也普通,挺多精瘦,唯一上得了檯面的也只是他那張臉,但劍無極自認也不過比一般Beta好看些,沒有Alpha的獨特魅力,也沒有Omega那...

[硯中心/俏默/雁默]禁愛-14-

  

  

  輾轉難眠的終於熬到了天亮,硯寒清也顧不得自己頂著一雙熊貓眼,精神不佳的憔悴模樣,看起來就像做了什麼深夜的體力活,只想趕著在沒人發現前,儘快離開欲星移的寢室,不然被人撞見誤會,他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。

  

  只是硯寒清萬萬想不到他才剛抵達到自己的寢室門口,那一整排寢室的房門幾乎是整齊畫一的一同打開,隨即不知在寢室裡埋伏多久的先鋒們,全一窩蜂的朝他圍堵過來,嚇得硯寒清也不管寢室裡上官鴻信是個神經病,當場直接開門、關門,馬上鎖門。

  

  比起被一群人圍堵,硯寒清寧可和神經病獨處,起碼一個人他還能打,一群人他只有被歐的份。原本硯寒清已做好要被上官鴻信找麻煩的心理準備...

[飄策] 明明就是你-2

  

  

  「講什麼山盟海誓,講什麼永遠要做伙~」

  

  好吧,唱歌就唱歌,為什麼還要挑首台語歌,不是該來首英文歌嗎,難道是為了入境隨俗,只是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聽鬼飄伶操著一口異國腔調,唱起第一句時,公子開明只想噴他個滿臉豆花,等一下,為什麼是這首歌— 

  

  「你我離開才短短三個月,你就來變心找別個~」擱等一下,離開才短短三個月,從國小畢業到現在,他們應該有十幾年不見了吧。

  

  公子開明簡直一臉懵懂,還有什麼變心,他是找了誰,沒給公子開明打斷的機會,鬼飄伶繼續苦情萬分、深情嘶吼,「明知我心內只有你一個,為何偏偏對我來反叛,恨我自己對你太癡迷—」...

[小段子/樓雪]

一時興起..走老流氓x翹家少年..

  

CP:別小樓x慕容勝雪

---------------------  

  


  

  被人團團圍堵時,慕容勝雪也差不多已到精疲力盡的地步,全身上下就只靠一口氣的死撐,還在想自己的死法,是要被人剁得稀巴爛的慘不忍睹,還是殺多少算多少的玉石俱焚時,那個人便出現了。

  

  他還記得當時那個人的第一句話,「勝雪,是我的、」一個頓點,伴隨那傲視眾人的眼神,讓他的心跳在那一瞬間,狠狠漏了一拍,完全忽略他後頭的補充,「…小姪。」

  

  只記得最後,他擋在自己面前,還有那一句話,「別小樓保下了。」

  

  現在想來慕容勝雪只覺得...

最愛教授 ; 初戀小王 ; 初萌cp為史藏 ; 牆頭俏哥,千雪,蒼狼並列 ; 男神缺舟與邪皇~

关注的博客